神烦秋/江嗣

May angels lead you in
习惯性KY 抱歉
很多不足请务必提出来
尽力改

神烦秋/墨靈/江嗣
圈小 弧长 话废 无业游民

图渣多指教 求互粉求扩列

QQ:2218615583 欢迎勾搭
围脖:神烦秋

沉踪 [零]

Lesbo:

*科幻背景,辈分、人物关系按原作平移,生死、时间线设定有出入。群像有CP。


**写到哪儿算哪儿。




楔子


「带上来。」


说话间,漆黑的房间中央突然亮出一片银灰色的四方光块,缓缓从下升起,直通天花板,形成了一方四壁透明的密封空间。


又过了片刻,光亮如同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进房间,亮如白昼,瞬间将那银灰色的柔光吞没了。密封空间底部的地板刷地旋开,一个圆形平台随即升起,上面站着一个瘦削的少年,模样清俊,目光呆滞。


方才还是透明的隔离墙壁,突然上下窜动起无数浅金色的光点,汇聚在少年面前的那一块上,最终形成一行字。


『2224号 薛洋』




聂明玦瞟了一眼身旁的金光瑶,那人仍旧面不改色地翻阅着卷宗,可惜那微微泛白的嘴唇抿得再紧,也没逃过他的打量。他又朝左边望了一眼——如若往日,聂明玦的另一边应当是蓝曦臣——可此刻却是他那个素来清高冷淡、目下无尘的弟弟,蓝忘机,只见他绷紧了下巴,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,那双眸色极浅的眼,如同两团烧着了的冰。


「开始吧。」


话音一落,那金色的字迹又散落开来,齐刷刷地冲薛洋的胸口击去,约莫几十秒,那少年才回过神来,像是大梦初醒一般眨了眨眼睛,他先是上下通身打量了一番,才抬起头来看着隔离墙外的三个人,咧开嘴笑了笑。


「要我交代什么?该说的我都说了。」


薛洋的声音是从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传出来的,仿佛幽灵发声。


聂明玦眉头一拧,忿然低声道:「去把温情给我找来——」


「等等,」金光瑶闻言二指一划,合上了电子屏,声色略有些慌张,「您不是暂且只把他关了禁闭?轻易就要扫描他的意识怕是不妥——」


不等聂明玦发作,蓝忘机上前一步,隔着那道透明的墙壁,冷声问道:「你窃取阴虎符的资料做什么?」


薛洋噗嗤一声笑了,反问道:「下载战史资料也算偷?」


蓝忘机不为所动,又道:「谁给你的访问权限?」


薛洋笑嘻嘻地说:「你没证据说我是强行攻入系统的,就以为我是弄了什么权限?」


蓝忘机正欲开口,背后的金光瑶打断道:「如果是暴力破解,方舟上所有的计算机都拿去恐怕也要三四年;可如果是权限的话——」


这方舟上所有的数据,上至星际航行日志、生态系统参数,下至日常的通信传输,里里外外,事无巨细,其权限与安全维护都握在一个部门手里,藏书阁。


金光瑶叹了口气,道:「你总不可能怀疑是你哥哥。」


蓝忘机眉心微蹙,抛出了一个看似根本不可能得到回答的问题:「你到底想干什么?」


这种问题怕是只有刚刚接手工作的菜鸟才问得出来,要是薛洋肯吐实话,他们何须费这么大的力气?聂明玦心道,看着蓝家二少爷年纪轻轻就当了舰队上校,怎么审起人来却一点儿谋略也不讲,完全是横冲直撞,张口胡来。


可这一下反倒叫薛洋愣住了,他思索了片刻,突然抬起头道:「你让他们两个出去,我和你谈个条件,如何?」


蓝忘机略略回过头,抛出一个冷峻的目光。聂明玦想他也问不出什么名堂,头也不回地出去了,金光瑶迟疑了片刻,来回打量了他们好几回,犹豫地走开了。


薛洋人没有说话,反倒抬起下巴冲门点了点。蓝忘机干脆地走上前去,将房间的访问设置成隐私,又关掉了讯息同步的后台,回身道:「你说吧。」


「上校,你看,你是为了一个人,我也是为了一个人。」


薛洋不紧不慢地说。


他敢在自己面前卖关子,必然是料定自己一定会买,蓝忘机面无表情,等他把话说完。


「既然如此,咱们就不要相互为难了。为表诚意,我先告诉你——你们之所以抓不到证据,因为我用了最古老的方法。」薛洋摆出执笔写字的样子,「明白了吗?」


「在这方舟上,任何数据访问都会留下我无法清除痕迹。这一点,魏无羡也清楚。所以,他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电子资料,懂吗?上校,所谓的磁盘都是诓别人的。」


眼见蓝忘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薛洋微微一笑,道:「怎么样?你要不要考虑看看和我谈条件?」


蓝忘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
「我的条件之一,想必你很清楚。至于第二个嘛,」薛洋顿了顿,他眉宇间的神色骤然一变,随即又变了回来,「我要有关晓星尘牺牲的资料——我是说全部,包括最后给他战舰检查装甲的机械师,还有负责他战斗补给的后勤。」


「——而我会上交阴虎符的代码。」


蓝忘机冷声道:「你要的太多了。」


薛洋轻蔑地翻了个白眼:「多吗?就算是这段代码,也是我根据魏无羡仅存的手记写出来的。他当年的东西被毁成什么样子,又还剩下多少,你们应该比我更有数——」


此话一出,戳到了蓝忘机的痛处,他眉头一皱,隔离壁上那些金色的光点突然剧烈地闪耀起来,如同无数细小的闪电劈进薛洋的身体里,叫他登时剧痛难忍,连话也说不出来。


蓝忘机倒吸了一口气,冷静下来,伸手叩了一下屏幕,那些光点顿时又消失了。


薛洋嘶哑着声音道:「我……还有一件东西。」


蓝忘机心中一紧,戒备地盯着他。


「陈情。」薛洋神色惨淡,匀了匀气,勉强挤出一丝狡黠的笑来,「陈情换晓星尘的资料,你答应不答应?」




—T.B.C—





评论
热度(54)
  1. 神烦秋/江嗣Lesbo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神烦秋/江嗣 | Powered by LOFTER